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益忻教授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管益忻,1938年出生,青岛人。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研究员、教授、著名战略管理与企业文化学家、著名城市战略规划专家、理论+实战派企业咨询专家。中国企业文化、客户经济研究第一人。《经济学家周报》主编,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中央军委办公厅原理论秘书,中国决策科学院院长,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企管首席专家,《海尔研究》课题组组长 首席专家,《南开管理评论》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2011:锤造价值航标  

2011-01-04 17:28:33|  分类: 执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管益忻

 

对于2010年,普遍的结论是“最为复杂的一年”。有人说,16年前的新疆克拉玛依大火,因为断送了288名学生性命使得与之相联的“让领导先走!”成为了那一年的血性口号;2010年,同样因为发生的“我爸是李刚”式之公权闹剧而成就了“恨爹不成刚”式网络呵斥讥讽。

今天,201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媒体头条又一次传来因公权滥用而肇致的恶性事件。来自河南电视台的报道称,13日上午,在驻马店正阳县镇水河治理施工的现场,一位我们的同胞被强制施工的工机活活碾死。而现场的公安、水利部门的大员们视而不见,甚至嬉皮笑脸。死者年38岁,女性,一位两个孩子的妈妈。报道引用当地水利局局长的话说:“撞死一个我负责,撞死两个我负责,撞死十个八个看谁还敢拦!”透过这一野蛮、恐怖又令人愤恨的官话,人们从“似曾相识”的记忆中清楚地想到,2010年度震惊国人的江西宜黄拆迁引发自焚事件中,官员口中的那句“今天必须得拆了,你最好老实点,否则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些都早已司空见惯,它们在基层干部的口中,恐怕充其量是一句口头禅式的恐吓。

而在现实生活中,诸如“钉子户都让我给拔了!”的官方表达更是再寻常不过了。或许,在这些公务员的头脑中,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叙述背后所包涵着的社会影响,从来都不是需要过多考虑的东西,反而会“认为”这是一种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甚至是其政绩的某种体现。自20101215日起至1230日止,新拆迁条例刚刚结束了全文公开征求公众意见的时间界限,拟定取消行政强拆的提案尘埃还未落定,如今,上一起缘起于土地纠纷致死的浙江乐清钱云会案还没有结束,今天又出了河南省驻马店这起施工工车压死居民的恶性事件。

从新拆迁条例中,我们俨然看出了中央政府取消行政强拆的决心,但从现实中屡禁不止的拆迁侵权案件中,我们却看到了一些地方政府的蛮横与霸道,难道这些地方政府在包括拆迁在内的许多问题上已不再受中央政府的领导?再者,从房地产市场的十年九控以及调控的屡次“空调”来看,莫不成中央政府的表态,尤其是主流媒体的方向性论调已经失去了起码的可信度?!对此,不论人们怎么解释,群众尤其是网民,的确是以“淡定”这一态度表达了对这类事件的另一种漠然——以至悲哀。

因为不想明白所以不明白,其实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不在乎”,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不在乎”了的时候,就表明这个人已经不爱另一个人了;当一群人对另一群人“不在乎”了的时候,就表明这群人已经不介意那群人的喜怒哀乐甚至存在与否了;当一部分群众对某些政府作为甚至政府本身已经彻底“不在乎”的时候,我们的社会还能成其为“社会”吗?!

有时候常常会觉得,一方面,国人的文化已经太多地习惯于付出所不应该付出的,另一方面,又没有来由地习惯于享受一些不应该享受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或许真应该从制度上进行深层的梳理与完善。但归根结底,所有的制度必须得有观念上的尊重基础以保证其得到贯彻执行,由此,价值观——指路灯塔的再造就应该成为问题的核心环节了。而在价值体系的再造过程中,任何的或冒进或保守,或乐观或悲观都可能带来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后果,而唯事物发展客观规律是从,该是其出发点之所在。由此,在认识自然与改选自然二者之间,前者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