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益忻教授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管益忻,1938年出生,青岛人。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研究员、教授、著名战略管理与企业文化学家、著名城市战略规划专家、理论+实战派企业咨询专家。中国企业文化、客户经济研究第一人。《经济学家周报》主编,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中央军委办公厅原理论秘书,中国决策科学院院长,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企管首席专家,《海尔研究》课题组组长 首席专家,《南开管理评论》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机制涨价:关键在打造2.0版市场模式Ⅱ  

2011-05-10 10:33:27|  分类: 执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市场经济发展至今天,我们必须分清二种不同的市场类型。这就是以为消费者服务为本(把赢利当作副产品)的市场和以赢利为第一目标(这就为逃避道德责任留下了后门)的市场。面对当前市场风气日下的严重诟病必须下决心打造以为消费者服务为本的(不再是以将本求利为中心)的市场和交易模式。这就是说,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深刻的市场模式革命。从将本求利的1.0版本向以服务为本的2.0版本模式过渡。

发改委的约谈会议开完后,4月13日,全国工商联召集下属24家商会发布了共同联合声明。事实上,当天真正参加4月2日国家发改委价格约谈会议的全国工商联商会只有4个。一个参加的商会说,其实他们对搞这种集体声明是很不情愿的,这是典型的违反市场规律的做法。但最终,他们还是参与了倡议书。

(2.2)怎样的价格才合理?严格地讲,一碗水端平是很难真正做到的,要紧的是真正树立起企业全视角的服务观!

邓富江逐字逐句地给记者念闻一遍倡议书的内容,“为确保肉类食品的有效供给和合理的价格水平……特提出如下倡议……”邓富江在“合理的价格水平”几个字上特意加重了语气,“我们是要求合理的价格水平”。

(2.3)必须从传统商业模式、市场模式向新型商业模式、市场模式过渡,这其中的核心、关键在全新商业态度、商业视野商业价值观的根本再造。

   必须强调,企业经营的第一位目标并不是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目标,而是让顾客——让广大消费者满意,真正提升他们的生活品质、幸福指数。这决非说实现宏观调控目标不重要,而是说,没有顾客——没有广大消费者的满意,即使宏观调控目标实现了,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我们这方面的亏吃的还少吗?更何况离开广大消费者满意片面倡导宏观调控目标第一,这不又要回到国富大于民富的传统思维中去了吗!

在这份倡议书里,肉类协会做出了“不惜收、不惜售、不串通涨价、不操纵价格、不散布涨价信息”等“五不承诺”。肉类协会希望,企业能够为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目标努力。同时,这份“承诺书”被抄报国家发改委。

(2.4)不是权宜之计,不是应景之作,而是从战略大视野上市时度势。

邓富江说,发改委召开企业座谈会,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这是工作的一种程序。我们回来之后,传达了发改委的精神,都觉得很平稳。我们现在认为,目前随着热季到来,销售就已经是淡季,价格波动应该不会很大。

(2.5)抓价格——市场形势目标,更应强调思想、政治工作是统帅、是灵魂,毛泽东的这个观点没有过时,它在今天仍然可以科学地应用。不屑说,这个政治内涵变了,人们会明白这这说的这个灵魂首要的是民生、民富。

秦皇岛是中国煤炭的主要中转站,其煤炭报价一向是国内煤炭市场的风向标。近期受到电厂缺煤、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的带动,秦皇岛煤炭价格呈现不断上涨的态势。国家发改委约谈前一天,秦皇岛港口山西5500大卡的煤炭报价最高至每吨810元,环比上涨1.9%,同比上涨16.2%。这一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125元,比3月底上涨40元,比前一周上涨了15元。

(2.6)的确,发改委以至商务部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保障整个经济的平衡运行。而具体到这儿就是保证电煤市场的平稳,以免出现电荒,造成大面积停产。但本人以为,科学发展观之科学,首要内涵之一在于,我国(市场)经济之发展的同时要结合进行改革,推进制度创新。而现在的形势又亟待市场模式创新。

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对本报表示,价格原因并不是约谈煤炭企业的唯一出发点,而是为了保证电煤供应和市场的平稳运行,但是市场的平稳首先取决于价格的稳定。在该人士看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秦皇岛电煤价格不断上涨,部分地方电厂存煤告急,电荒提前到来等种种迹象说明,接下来的电煤形势是非常紧张的,要提前着手准备。

(2.7)保持价格稳定的确是一个首要调控目标,问题在于,它决不是发“通知”可以解决问题的。

他说:“保持价格稳定是今年的首要调控目标,我们已经多次发出了通知,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今年一季度以来,尤其是最近的一个多月,一些重要商品的价格出现了不断高企的情况,发改委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其中包括加大供应、查处违法企业进行惩罚、对一些行业企业进行约谈、加大地方检查力度等措施。”

(2.8)(发改委的作法)实质上,就是不让涨价。人们主观上总是企望物价稳定的,而问题是不同行业有不同原因,“一刀切”不让涨,不是办法。

一个曾参加发改委座谈会的商会有关人士说,无论约谈还是座谈,实际上的效果是一样的,只不过措辞的问题。虽然没有说不让涨价,但是其实就是不能涨价。该人士对“约谈”的做法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他说,“这是一种非常可笑的做法,明显违反市场的行为。价格管理应该找到真正的原因,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不让涨价。现在我们觉得,再一直不让涨价,这个行业就撑不下去了。”

(2.9)政府越管越乱,的确如此,不能乱加干预。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听到煤炭企业被约谈的消息后,一些煤炭贸易商都觉得这是“利好”的消息。河南的一个煤炭贸易商说,这么多年已经证明了,政府越管制,电煤市场只会越乱。发改委的约谈让他觉得,下一波的市场行情肯定会更好,只是他担心,他从大煤矿手中拿到的价钱也会上涨。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